东东软件园安全、实用、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

由作者“飞鱼在天”创作的灵异类小说带给读者朋友们,男朋?#35759;?#30922;是建筑施工员,他把我弄去工地开电梯,因为工地条件限制,我们没有?#26469;?#30340;空间,快半个月了,天天能见面,可那事居然一次都没有做过……丁磊憋不住了,结果……

精彩章节阅读

我慌忙坐起身来,准备逃,没想到那双?#21046;?#20303;了我的脖子,我张开双臂拼命的挥舞挣扎,想说放开我,可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!

“思思,醒醒,醒醒!是不是做恶梦了?#21487;?#38899;怪怪的,跟***似的……”睡在上铺的罗虹伸下一条腿重重踹了我一脚。

我这才知?#26639;?#25165;只是一个梦,这时候我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。

“脸色这么难看,明天去医院看看吧!”罗虹说完倒头就睡着了,但我却忐忑不安,根本就没有了睡意。

这虽然只是一个梦,但梦境太真实了,因为怕丁磊担心,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他,只是天亮后自己去医院打了一剂退烧针,医生说是受了风寒,又开?#35828;?#33647;,说是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

我没有请假,一个人呆在冷冷清清的宿舍里,更加担惊受怕,工地?#20284;?#26106;,可能会好些。

可是上了工地,开电梯的时候,我胸口一阵难受,说不出来的恶心,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。

到了中午这种恶心的感觉总算平息下去了,然而到了下午却又开始闹肚子,上了几遍厕所,拉出来的大便都是青绿色,最后一趟从厕所里出来时几乎连提裤子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好在也下班了,我赶紧跑回宿舍吃了几颗药,这才没事了。可是中餐的时候也没?#28304;?#19996;西啊,这也太奇怪了。

我怀疑这件事还是与蛇灵有关,也没有跟丁磊说,虽然人难受,但死不了,再熬上两天,等那个大师来了,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。

晚上丁磊看到我脸色很差,心疼坏了,说要陪我去医院看看。我说不打紧,昨天没有睡好,明天应该就没事了。

丁磊送我回宿舍的时候,我突然有些害怕,紧紧的抱住他不松手。丁磊发现我状态不对,问我要不要回他们宿舍跟他挤一宿?我摇了摇头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飞快的跑进宿舍。

折腾了一整天,我累得要命,很快就睡着了。

?#26001;诉诉恕诉诉恕?#19968;阵响动把我惊醒了,我仔细一听似乎是敲门声,声音很轻但却很有节奏?#23567;?#23487;舍里几个女工都睡得很香,根本就没有人发觉。

这个时候还有谁敲门扰人清梦啊?我想了想只可能是丁磊,他对我放心不下,过来看看我。

我爬下床,在黑暗中穿上拖鞋,摸着走到了门边,悄声?#23454;潰骸?#19969;磊,是你吗?”

“是我,开门吧!”门外边的声音很低沉而略显苍老,绝对不是丁磊,却有些像看宿舍大门的周大爷。

“周大爷,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?”我没有开门。

门外寂静了一阵,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响起了:“有件东西落在你们这里了,我要把它带走!”

“什么东西啊,就不能等到明天吗?要么我帮你拿?”我觉得很奇怪。

?#23433;?#34892;,那东西很重要,必须我亲?#38405;茫 ?#37027;老头还真?#36824;?#25191;的,我也是服了,还是赶紧把他打发走,我好安心睡觉。

我把门栓拉开,将门缓缓打开,就在这一刻,我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的恶心,胃里边翻江倒海,剧烈的程度比起上午可说是增加了一倍不止!

我一只手捂住上腹,另一只?#21046;?#30528;嗓子,张着嘴,也顾不上口水顺着嘴角吧嗒吧嗒落在地上,只感到嗓?#21451;?#21688;咸的,似乎流出去的不是口水而是鲜红鲜红的血!

与?#36865;?#26102;一股浓郁的腥臭味?#29992;?#22806;传来过来,我瞪大眼睛盯住了路灯下那个人,他绝对不可能是周大爷!

一袭深黑色的风衣自上而下把整个人笼罩住,似乎与夜色融在了一起,?#37096;?#19981;到他的脸,大大的连衣帽遮盖住了一?#23567;?#19981;知为什么,我心中升起一股感觉,这不合身的着装下,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!

恶心?#30001;?#24656;惧,让我的声音颤抖得像秋天飘零的落叶:“你,你,你……是谁啊?你要找,找什么东西?”

不知从哪里飘来一个空洞洞的声音,不再显得苍老缓慢,而是尖锐急促,如同猫爪子在***的扰着铁门:“把衣服还给我,把衣服还给我!”

这个奇怪的?#22351;?#26377;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我整个人僵住了,这不是昨天晚上梦里边听到的那个声音吗?

强烈的恐惧,让我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好几个分贝:“什么衣服?我们这里没有!你究竟是谁?”

“昨晚我问过你了,你还没有帮我找到衣服吗?你?#21069;?#25105;的衣服弄到哪里去了?”声音更加尖锐了,?#36335;?#38543;时都会扑过来。

我不由得毛骨悚然,大声喊道:“谁拿你衣服了,你血口喷人,你个疯子,快滚开!”说着我就去关门。

这时候,凭空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这只手毫无肉感,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,抓得那么***,我立刻痛入骨髓:“放开我,你这个疯子!”

“看来有必要让你明白一件事了!”?#21543;?#20154;说着,就把身上的风衣撩开了。

天哪!风衣下边根本就不是人的身体,长长的,肉乎乎的,竟然是蛇的躯体!更恐怖的是这个蛇身上没有皮,白花花的肉身上鲜血淋漓,顺着光滑的肉身往下流,不住地滴落在地上溅起一朵朵血花!

“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那恐怖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地萦绕,我这才记起来,那天我们只?#21069;?#34503;骨埋了,而蛇皮却没有去找!

我吓得差点就要晕过去了,模模糊糊感觉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叫我:“思思,思思……”

费了?#20040;?#30340;力气,我才把眼睛睁开,丁磊正坐在床头,关怀而焦急的表情不溢?#21592;恚?#26089;晨的阳光已经从窗户外洒了进来,好像失去了往日的柔和,显得那么?#22253;状?#30524;。

我哇的一声扑入丁磊怀里哭了起来。

丁磊安慰了我好久,我才止住了哭泣。这时候,丁磊眼神怪怪的盯着我说,以前怎么不知道我有梦游的习惯。我有些莫名其妙,丁磊这才告诉我,昨晚宿舍几个女工都看到我梦游了。

她们看到我把门打开要往外面走,罗虹抓住了我的手,我?#21019;?#21483;着要她放开,接着就倒在地上睡过去了,是她?#21069;?#25105;抬***的,直到上班时间到了也没有醒来,她们不?#21307;?#37266;我,于是就?#35759;?#30922;叫来了。

连续两天的梦,我不再认为这只是一个巧合,我赶紧把白天闹肚子以及梦里蛇皮的事告诉了丁磊。

丁磊一听吓坏了,因为杨志坚和王文勇两个人昨天夜里,也是闹肚子,拉了一夜,都快虚脱了,现在还睡在宿舍里。他赶紧打电话给林昌明和李涛。

林昌明满头大汗的从工地跑了回来,他?#30340;?#22825;他把蛇皮剥下来?#33151;?#22312;垃圾桶里了。

还好,工地清理垃圾是外包的,一个礼拜拉出去一次,当我们跑到?#31243;?#30340;时候,垃圾车刚刚过来。

丁磊他们三个人也顾不上又脏又臭,冲上垃圾?#25285;?#25340;命的翻了起来,在清洁工怪异的眼神中,他们终于翻出了那张蛇皮,黑漆漆的,足有两米长!

虽然脏兮兮的,上面还有被老鼠?#24515;?#36807;的痕迹,已经不完整了,但也算是找到了。

林昌明赶紧去拿了把锄头,把埋蛇骨的地?#33050;?#24320;,准备把蛇皮埋***,这时候却发现那骨头不见了!

这个位置我们记得很清楚,泥土也没有被翻开过的痕迹,蛇骨头怎么就不见了?而且李涛是测量员,对于位置绝对不会弄错的。

我蹲下身子,仔细看了看,林昌明刨开的泥土里面有血丝,而泥土变得腥臭腥臭,真的邪门!

“去找找看,骨?#39134;?#38754;?#20849;?#30041;着一些蛇肉,是不是被老鼠之类的拖走了?”丁磊提议。

我们不敢分开,小心翼翼的在灌木林里搜索起来,可是找了一个钟头,也没有任何结果。

走着走着,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我们宿舍靠在山边,空气不错,像这种大晴天,天空都是湛蓝湛蓝的,但在这个灌木林里,我看到的天空却是灰蒙蒙的一片,在大太阳下丝毫也感觉不到一点暖意。

我摇了摇头,告诫自己不要想多了,这可能就是心理作用而已。可是过了一阵,我再也不能淡定下来了,因为不对劲的事情又来了,空气里突然弥漫着一丝淡淡的***味,挥之不去,似乎不是我的幻觉。

我问他们是不是也闻到了什么气味,丁磊不以为然地说,这里大蛇曾经呆过,蛇本来就有腥味,那?#21046;?#24687;在空气里弥漫,这很正常不过。

虽然丁磊说得有一些道理,但我还是劝他们不要再去找了,赶紧把蛇皮埋掉就算了。

我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?#30053;?#25104;,因为继续找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,然而我们返回的时候。灌木林里突然起雾了!

看到这白雾,我们四个人脸色都变了,白痴都知道这事情越发不对劲了!起雾基本都是在一大早,现在起雾那绝对就是邪门的事。

我们只有压抑住内心的恐慌,加快了脚步,向灌木林外走去。

然而,走了很?#27809;?#26159;没能走出这个看似不大的灌木林,作为测量员的李涛首先醒悟过来,他告诉我们,其实我们一直都在?#31561;?#23376;,现在?#21482;?#21040;了原地!

林昌明一***坐在了地上,眼神中充满了绝望,这种负面情绪很快就开始在我们?#23633;?#34067;延开来……

精彩章节阅读

我虽然也是怕得要命,但还是故作镇定,我说,马经理说过,只要不走出工地范围,老爷会保佑我们的。

听我这么一说,大家紧张的情绪才有所?#33322;狻?#28982;而李涛的职业病发作了,他说这灌木林应该不算是工地范围,宿舍区虽然跟这里也就是一墙之隔,但是已经是红线之外了。

他这一说,大?#20197;?#26412;放松的心突然又悬了起来。李涛说,我们碰到的应该是鬼打墙,撒泡尿可能就会搞定。

几个大男子立马站了起来,我羞红了脸,赶紧背过身子去,只听到悉悉索索的拉链声,接着稀里哗啦的一阵水流声。丁磊说,已经完事了。我才敢转过身去。

说来奇怪,他们一撒完尿,那雾气突然就消失了!我们很快就走出了灌木林,回到了埋蛇骨的地方,然而只看到?#21069;?#38148;头,蛇皮却不见了!

但这个时候,谁也不敢再去?#30097;?#30382;了,大伙撒腿就跑回了宿舍。

杨志坚和王文勇看到我们回来了,赶紧从床上坐起来,问我们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。

他们得知情况之后,也沉默了。蛇皮是找到了,可是这件事算不算了结了,大家心里面都没有底,马经理请的高人要后天才能过来,谁也不知道这两天还会发生什么事。虽然只是拉肚子,打摆子,做恶梦这些死不了的?#22836;#?#20294;也让人难以承受。

林昌明提议说再去拜拜老爷,他说前天拜过老爷后,他打摆子就消除了,看来老爷还是挺灵的。

大家没有别的办法,也只有去试一试了,哪怕是一个心理安慰,?#33046;?#22352;着什么事也不干要强点。

遗憾的是,这一次拜老爷,虽然香纸都点着了,可是却不像上?#25991;?#26679;烧得那么快,大家有些失望,但也只能垂?#39134;?#27668;的回去。

“今天不是初一,又不是十五,你?#21069;?#32769;爷干什么?是不是工地出事了?”一个?#21543;?#20154;突然把我们拦住了,这个人有五十多岁,脸黑黑的,一身衣服脏兮兮的,头发很长,胡子也很长,?#36951;?#34028;的卷成一片,一看就是做工的人,但我在工地上从来就没?#23633;?#36807;他。

李涛他们几个神色慌张的逃走了,但丁磊和我留了下来。

“老冯,你怎么来了?”丁磊似乎?#40092;?#36825;个人,但却支支吾吾说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闲得蛋疼,过来烧烧香。

老冯冷哼了一声,说不要再隐瞒了,一看就知道我们几个人都撞上了邪崇,老爷都保不住了,说着他转身就走。

丁磊赶紧把他拉住,摸出一支“芙蓉王?#20445;?#24685;恭敬敬的给他点上火,求爷爷告奶奶叫他去宿舍坐坐。

老冯不肯去,于是丁磊拉着我跟他去了宿舍门口。

老冯闷着头使劲的抽烟,也不说话,丁磊又递给他一支烟,他把两支烟抽完,盯着我看了一阵说:“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,这个忙我帮了!”

丁磊面?#26029;?#33394;,一整包烟都扔了过去,老冯看也不看,一把揣在口袋里就带着我们去拜老爷的地方。

我以为他要让我?#21069;?#32769;爷,结果他只是从那里取了一把香和一些纸,转身就把我们带到了灌木林。

这也太神了,他都没问过我们一点情况,怎么知道是灌木林的问题?但他的举动,让我感觉到他是靠谱的。

老冯掰断一个树枝,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,圆圈大约?#26412;?#19968;米,但在靠近南面的地方有一个缺口,老冯告诉我们说这是代表黄泉之人取钱的通道。

他把香点上,然后把纸放在圈里,把它点着,可是纸烧着烧着自己就灭了。

这时候,灌木林里突然悉悉索索一阵响,一条遍体乌黑的蛇从草丛里探出了半截身子,身子有成年人手臂粗!?#28304;?#26159;三?#20999;?#30340;,两只浑浊而带点墨绿色的眼睛怨恨的盯着我们。

这只大蛇嘶嘶的吐着红信,似乎和我的心以同样的节律在颤动,?#30097;?#33267;感觉到自己的胃和瞳孔也以这种节奏在收缩,呕吐的感觉再一次袭来!

老冯面色变得凝重起来,丁磊却是从地上抓起了一根树枝,准备和大蛇干上一架。

“别乱来!”老冯厉声喝止了丁磊冒昧的举动,他冷哼了一声,双手合在一起做了个古怪的***,然后分开,用右手指凌空对着那条蛇划了几划,那条蛇嗖的一声,缩了回去,瞬间就不见了。

老冯?#30001;?#28040;失的地方摸索了一阵,***一扯,一张蛇皮从草丛里拉了出来,我?#35835;算叮?#36825;张蛇皮不就是我们从垃圾桶翻出来的那张吗?

老冯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,用打火机在钱纸?#38393;?#20840;点上了,把蛇皮也点着,化为?#21307;?/p>

老冯告诉我们蛇是最?#28783;?#30340;了,虽然蛇皮已经还给了它,但已经?#25169;?#24471;不成样子,它的怨气恐怕难以消除。

我吓坏了,可怜?#26742;?#30340;问老冯怎么办?老冯说他要出去一趟,准备点东西再来处理。

丁磊说请他吃饭,老冯摇了摇头笑着说,等事情搞定再说。

等到中午午休的时候,老冯又过来了,他手里拿着一条带子,黄色的,很长,上边还有些红色的纹路,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。

老冯告诉我,把这条带子缠在腰间,等上面那些红色的纹路变成黑色的时候,就马上把它拿到外面烧掉,点燃火就走,千万不要回头。他留了个电话就走了,说是搞定?#38498;?#36319;他说一声。

整个下午在开电梯的时候,只要没有在里边,我就掀开衣服,观察那条带子,可是红色依然是红色,那本就没有变成黑色的迹象。

这天夜里,我睡下没多久,蛇灵又闯入了我的梦里,它身上的皮破烂不堪,残红的躯体从破洞里露出来,吐着长长的信子,一双怨毒的眼睛盯得我不住地打寒颤,“我的皮破了,你赔我的皮!”

“这不是我干的,是老鼠咬的!我没办法赔给你!”我苦苦哀求:“你不要再来找我了,我求求你了!”

“那就把你的皮赔给我吧!”蛇灵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凶狠的扑了过来。

钻心的疼痛,让我忍不住?#21307;?#36215;来:?#23433;?#35201;啊,不要啊!”这个声音响得把我自己都吓醒了。

我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,我下意识的把周身摸了一遍,并没有什么异常,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可是我刚才的叫声把同宿舍的人全都吵醒了,她们破口大骂,说是大半夜鬼哭狼嚎的,还要不要人活了!

我不好意思的向她们道歉,不过我是不敢再睡了,看了看手机才一点钟,长夜漫漫实在难熬,我也只有双手抱膝,靠在床头,?#21364;?#40654;明了。

天刚蒙蒙亮,我?#25512;?#26469;了,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洗漱,上厕所时才发现,那条腰带变成黑漆漆的了!不仅仅是那些红色的纹路,整条带子都变?#26790;?#36857;斑斑!

我顾不着多想,按照老冯的指点,跑回宿舍,拿起丁磊留给我的打火机,没有惊动任何人,一溜烟就跑到了外边。

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,我把带子点燃了,这根带子好像浇了汽油一样,碰到火苗呼的一声就烧了起来,在火焰声中,我听到了异常的嘶嘶声,就像蛇吐信子的那种声音!

不过我没有在那继续呆下去,而是遵循老冯所说,没有看上第二眼,拔腿就跑。

说来也奇怪,做完这件事?#38498;螅?#25105;全身说不出来的轻松!

上班后,我把这件事告诉丁磊,丁磊说杨志坚和王文勇的病也好了,一定是蛇灵已经被消除了,?#38498;?#19968;切太平了,他说马上打电话,晚上好?#20204;?#32769;冯吃上一顿。

下班后,我换下工装,穿了一套漂亮的浅红色连衣?#20849;?#21435;见丁磊。丁磊好久没看我这种打扮,眼睛都看直了。

我嫣然一笑,说等下我们吃完饭,去开个房,明天早上再回工地,丁磊顿时笑得合不拢嘴。

我们不是有钱人,也只能找了一?#19968;?#22659;?#26197;?#22909;一点的湘菜馆招待老冯。

老冯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,头发胡子也洗过了,看起来颇有些高人风范,但丁磊告诉过我,他也就是个木工班长而已。

酒席上,我和丁磊对他轮番敬?#30130;?#24863;谢他的救命之恩,可是他却很淡定,说只是机缘而已。

酒至半酣,老冯突然压低了声音,叫我们趁早离开这个工地。

我很诧异,这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,为什么老冯还要这么说?丁磊也是很不理解,他说,这个工地老板开工资比其他地方要高得多,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地方了。

老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,说是命和钱哪个更重要,蛇灵并不是主要问题,这个工地问题严重得很。他问丁磊还记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工地的。

丁磊说,记得很清楚,也就是后面那四栋楼刚开始施工的时候,老冯就突然带着所有的木工走了,干得好好的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老冯面色变得凝重起来,他用手?#21018;?#30528;?#30130;?#22312;桌?#30001;?#30011;了六个长?#21483;?#30340;框,然后?#21482;?#20102;四个,我从排列的形状一眼就看出来了,这正是我们工地十栋楼!

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“ 工地诡事章节免费阅读”全部内容,点击下方链?#21451;?#25321;更多阅读方式

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>>全文在线阅读<<安?#38752;突?#31471;阅读苹果?#31361;?#31471;阅读

请对文章打分

工地诡事

评论

0/120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
热门回复

查看全部评论
我的世界末地传送门
pk10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88财富网站 埃里克森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图 北京pk拾开奖直播 日本女优大全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查询表 广东时时开奖 星球线上娱乐 斗牛游戏下载